芋头伴草莓

发表的文,不知怎么只有自己可见,只好截图发表了,如有不合适,自生自灭,随他去吧!
自己不会写肉,只好“借鉴”暗黑文了,供献出来,让同好们和我一块污(╯3╰)

完完整整的欣赏了一遍15年的CON,激动的不要不要的

Inoo不喜欢山田,Inoo认为自己长相很可爱,那山田长的就更可爱。Inoo觉得自己长的很漂亮,那山田则是更漂亮,而且是那种耀眼的美丽。拍照时即使men的爆表,那份美丽也只会锦上添花,标榜那人绝对Ace的魅力。所以,一直以来Inoo一直说自己最喜欢裕翔的颜。最重要的是那个年龄比自己小,个头比自己矮的人,却是全团力气最大的。自己虽然在山田玩完过山车的当时很真心的安慰和担心他,但在之后的一天也很真心的嘲笑山田吓哭到喊妈妈。
结果就是山田大厨把Inoo最爱的白米饭拌上猫粮,把美味的小番茄榨成汁后浇在猫粮上。然后山田大厨凭借自己在力气上的绝对优势,把Inoo享用了一番。\^O^/
将那人欺负的哭着叫自己的名字,一边求饶,又一边却又无法自拔的想要更多时的样子,山田大厨再又一次的显示了他是Inoo火车帝的男人的地位。

萌萌哒猴儿 🐒:

减肥不仅仅为了美,还没降低这么多疾病的发病率👇你还不开始减肥吗 😏

遇你 乃此生之幸【1】

属性不明的涵子:

到了见面那天,山田房里的丫头特意早早的把他叫了起来,拿出山田夫人给他新做的一套衣服。月白色的暗纹上衣上绣着精致的暗缕金线,外面雪白的狐狸毛斗篷更是衬得山田面色白皙,红润。连整日伺候他的丫头见了他都不禁红了脸。

凉介少爷,长得真好。

山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却没有丝毫的笑意。身着一身华服的山田夫人站在门外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,心里的情感也越发的复杂。她唯一的独子从小便是极尽宠爱于一身,得老天厚爱,品行始终如一的端正,质朴,毫无娇气。不过要他嫁给一个男人,或许真的是委屈他了。作为母亲,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。

“凉儿,该走了。”山田夫人推开门,轻轻的呼唤出声。

“是,娘。”山田低着眼睛看着地上,面色如旧。山田夫人苦笑,走过去帮他把衣服上的褶皱弄平,染着红色丹寇的手指拂过上好的面料,最终落在山田的手腕上。山田夫人另一只手托起山田的脸颊,看着他。

“我的凉儿长得真好看,比你姐姐和妹妹还好看...”

山田没有说话。

“娘对不起你,护不住你...”

山田夫人在山田降生的时候就曾经发誓,不论发生什么,谁也不能伤害他的儿子。她想起牙牙学语的山田摇摇晃晃的朝自己扑过来,发出第一个呼唤自己的音节的时候,她那时候就想,以后等凉介长大了,成亲了,儿媳妇长得漂亮而且孝顺,生下来的大胖小子白白的,跟凉介小时候一样。她还想看孙子叫自己祖母的样子。这个简单的梦想美好的,让人碰都不敢碰。因为现在,一切都要化为泡影。

山田夫人的声音渐渐染上了哭音。山田看着眼泪聚在眼眶里随时有可能掉落下来的母亲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手忙脚乱的用衣袖帮母亲擦干眼泪,安慰着

“娘别哭,您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...”

“娘不哭,娘不哭。”山田夫人缓了缓,笑意终于又回到了脸上。“走吧,该去酒楼了。” 

 山田夫人吐出一口凉气,想这么多也没用,只不过是让孩子担心罢了。

山田松了口气,搀扶着母亲下了楼。门外的汽车已经准备好,山田老爷已经坐在车里等着了。看见山田的样子,脸上显出了一抹暖意,眼神里也是盖不住的自豪和骄傲。

“爹,久等了。”

“没什么,是爹出来的早了,上车吧。”

关北城内一片繁华的景象,街道两旁的商店和小摊让人看了眼花缭乱。孩子们手里拿着零食,跑着跳着,脸上满是笑容。山田始终看着窗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山田父亲从后视镜里看着他,没说一句话。

山田宅到酒楼的距离并没多远,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。山田老爷为首,带着母子二人踏进了酒楼。店小二迎过来,“客官请问几位?”

“我今天是来见中岛大帅的。”

店小二听后明白了过来,连忙低头说道“贵客有失远迎,请跟我来。”

“有劳了。”

等到三人上了楼,带进雅间。雅间装修的很是典雅,四个半人多高的花瓶放在房间四个角落,一幅题着杜甫诗词的画扇悬挂在墙壁正中,屋内的角落放了炭盆,很是温暖。还未来得及细细端详,就只听见一声爽朗笑声。着实吓了山田一跳。山田抬头一看,便是一位穿着铁灰色军装的中年壮汉,浓眉大眼,一身彪悍之气,不过笑起来的样子看着倒也和蔼可亲。

“山田兄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?”

“大帅说哪里的话,应当是我问候大帅才对,大叔依旧龙马精神,身体康健啊!”

“哈哈哈哈”中岛大帅大笑,拍拍自己的肚子“是啊是啊,就是近来生活太安静了,发福了不少啊!”

山田老爷笑笑,将站在自己身后的夫人和山田叫到身边,“大帅给您介绍,这是内人与犬子。凉介,还不向大帅问好。”

山田连忙低下头,恭恭敬敬地问候道

“大帅。”

中岛大帅先是问候了山田夫人,然后一把抓过山田,拍拍他的肩膀,爽朗的笑声再一次传了出来,“哈哈哈哈好好好,这孩子真懂礼貌,长得也真好!不要见外,进了我家的门,当了我儿媳妇,爹一定好好疼你!”

山田控制住自己的嘴角,这连自己要嫁的人都没看见就说这么远,真的合适吗...

“敢问中岛夫人和少帅呢?”山田老爷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他人。

“翔儿陪他母亲逛街去了,他母亲说了,今天是第一次跟孩子见面,一定要挑个好的见面礼送给孩子!”

“大帅这就有点不合适了啊。”

“诶,”中岛大帅大手一挥,“应该的应该的,等凉介进了我中岛家,这以后的中岛家都是翔儿和他的了,有什么不合适的!”

正说到这个时候,山田身后就响起了脚步声,中岛大帅哈哈一笑,“来了来了终于来了,这是我家夫人还有儿子,翔儿,见过山田老爷和夫人。” 一声低沉而又年轻的问候声转瞬即逝,山田跟着母亲的动作也站起了身,不过没有抬头,不过是点头朝对方示意了一下,“夫人,少帅。”

“哎呀,这孩子真是,好孩子好孩子。”听起来十分温润的女声响在山田耳边,山田知道,这就是中岛夫人。对方拉过自己的手轻轻拍了拍,手帕随着动作也一甩一甩的,手腕上一个翠绿透亮的手镯更是让人觉得非同一般。

“好孩子,别总是低着头,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好不好?”

山田慢慢抬起脸,看见了中岛夫人和...中岛少帅。中岛夫人身穿一身檀色对襟上衣和淡色长裙,头上别着的翠色玉钗更是显得雍容华贵。她满脸笑意,看起来当真温和善良,和蔼可亲;而少帅...好吧,山田想,长得真的是好看,连一个男人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好看了。乌黑浓密的眉毛,长长的睫毛下隐藏着一双深邃的眼睛,眼角的一颗泪痣衬得人性感至极,一身灰色军装更是衬得一双长腿。这种长相和身材,简直就是为了让人羡慕嫉妒恨的。

正因为他细致入微的观察,所以他错过了中岛少帅眼睛里一闪而过的亮度。

“这孩子真是,长得真好,好好好。”中岛夫人看得出来很是满意,大帅开口叫道,

“来来来,别傻站着了,快坐下吧。”中岛夫人这才舍得放开手,走过去坐在大帅身边。山田见到长辈们都落了坐他才慢慢坐下,刻意的没让椅子出声。一时间,除了他和中岛少帅之外,两家的父母聊得倒是很开心。他只能尴尬的拿起茶杯喝水。

“哎呀,我说我忘了什么来着,”中岛夫人突然拍了拍自己,“我给凉儿带了见面礼,居然忘了给孩子了,瞅瞅我这记性。”说着,便从身后的丫鬟拿着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个子不小的,描画的十分精致的红色木盒,拿出来后便是一阵木头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。中岛夫人招招手,山田便听话的走了过去。打开盒子,便是全套的玉器配件,看着真的是用了心准备的,而且更重要的是,这一切都是为了他早早就让人备下了。

“这是请关北城最有名的玉匠帮你打造的,昨天才做好,看看喜不喜欢?”

“多谢夫人费心。”

山田低头道谢,一脸的真诚。中岛夫人的脸上也挂上了笑意,能看得出来,山田家教育孩子真的是很不错。十八九岁的孩子,一点娇贵之气也看不出,眉眼之间满是平和,这样的孩子跟了自己的儿子一定错不了。

山田回位子的时候或许是低头的时间太长了,眼前一黑差点摔倒,中岛看到后站了起来扶住了他的手臂。山田抬头看他,抱歉的笑了笑

“少帅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中岛落座,跟没事儿人似的端起茶杯,饭桌上的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嘴角的那一抹弧度,只有中岛夫人用手帕遮着嘴角极力隐藏着那抹偷笑。饭菜上桌后大家便开始享用美食,这家酒楼最有名的菜品是银耳雪梨莲子羹,明明是适合女人家美容养颜的甜品却格外引山田喜欢,所以以前每当得空,山田便会带着姐姐和妹妹来这里一饱口福。

唔...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如既往的好吃...山田咬着勺子感慨着,殊不知自己看见美食的样子格外的引人注目,可爱的令人发指。中岛夫人笑着点点头,是个真性情的好孩子,一点也不做作。她又转向自己的儿子那边,看着对方的神情,估计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。

中岛大帅趁着席间大家都在聊天没人注意,侧头在山田老爷耳边低语,“看来咱俩这亲家,算是结定了啊!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山田兄,你帮了我的大忙,解了我心头的一个疙瘩啊!”中岛大帅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酒杯重重的放回桌子上。“我就裕翔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真的让那个道士的话应验了,这以后的日子让我和夫人怎么活。山田家对我有大恩大德啊!”

“大帅客气了,当年要不是大帅帮忙,现在也就没有山田家了。”

中岛大帅也不拐弯抹角的,摆摆手,承诺道

“山田兄放心,以后我中岛家必定不会亏待凉介。”

“那就有劳大帅了。”

吃完饭,两家人一同走到楼下,中岛大帅和山田老爷先拱手道别然后坐进了车里,剩下两位母亲和孩子们站在那里问候着。中岛夫人握着山田夫人的手,拍拍

“亲家母,那一切就拜托了啊,我对凉儿真的是爱紧了,你要快点让他过门啊。”

“得夫人厚爱,今后还要夫人对他多教育呢。”

中岛夫人听后笑笑,转头对自己身后的儿子说道

“翔儿,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中岛少帅并没有说话,只是径直走到山田面前,把随身的配枪递给他。山田看到后猛地抬头,着实吓了一跳。中岛夫人送他的一套玉器虽然贵重倒是并不奇特,中岛少帅直接给他一把枪?这是没看上自己然后要把自己给崩了吗!中岛夫人责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拉起山田的手握在枪上,

“别怕,这是翔儿给你的见面礼,好孩子收下吧。”

山田只能点点头,收下了那把枪。摸着枪,感受着上面似乎残留着的,中岛的余温。

“谢谢少帅。”

听到这话,中岛才满意的搀扶着母亲走到车前,临上车前中岛夫人嘱咐道,“那这个月的初三,我们家翔儿去贵府下聘,一切就拜托了啊。”

山田夫人笑着点头答应着,挥挥手看着中岛府的车子离开后,母子二人这才上了自家的车子。车上,山田拿着那把枪看得入神,看得出来这把枪是中岛少帅随身的东西,就这么轻易的给了自己,这是看上自己的意思吗?

山田夫人握着山田的另一只手,心下也不免有了想法,看得出来,中岛家的人对自己的孩子都很好,也很喜欢他,那么今后自己的儿子在那边也应该不会受了委屈。更何况,山田夫人紧紧地握了一下山田的手,还有自己这个当娘的在,如果他们敢对他不好,自己这个当娘的就算拼了命也要讨个公道。